阳光快乐的甘乐酱~☆

啦啦啦,现已回归,段子手赛高!

【静临】液体的转换与颠倒

        宽敞的房子里,笨笨的小静养着我,我爱着笨笨的小静,我是折原临也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晨间的第一杯完美的现磨咖啡成为垃圾桶里的蜜汁液体,我终于忍不住走过去,爬爬爬然后趴在小静的肩膀上,几乎是揪着他的耳朵说:
        “你再这样,我们就要分房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最后我还是没能喝上我的咖啡小天使,只是感觉到腰间有种蜜汁酸痛【拜某个草履虫智障所赐】,于是第一天分房睡计划愉快的开始啦!
 
        “开门,再不开门我就要使用暴力了。”以上是半夜来自静雄的威胁,情报贩子当然也愉快的开门啦【为了门桑的安全着想】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的早上垃圾桶里不再有蜜汁液体,只是临也的股【你懂的】间还残留着粘稠的蜜汁体【猥琐笑】液。

啦啦啦,每天来一发小段子对身体好哦——至少我是这么想的,cp不定,尽量不断更哦,祝大家身体愉快!

【有金】当然是要在一起 【暂定温馨向不虐

        雨后的东京是温和的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独自坐在床上的病人有些无助的望着窗外,雨停了,但他的心还是异常的烦躁和郁闷。
        白色的门被轻轻推开,和他有着一样白发的有马走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 眼镜后的眼悄悄的带上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,有马举起手里的东西:“要吃点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雨后的阳光格外明亮,不冷,很温和。
        “张嘴。”在金木不情愿的目光的注视下,有马还是坚定的一勺一勺喂着金木进食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哪里买的粥?”金木小声嘀咕着:“味道还不错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医院附近。”有马放下吃完的粥碗,拿出纸巾替金木擦了擦嘴角,两人相对无言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你好了,就去CCG和我一起工作吧。”有马从病床上站起来,有点决然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,金木才缓缓躺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...又下雨了,不知道有马先生有没有带伞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出院的日子近在眼前,有马先生还是每天都来一次,这种名为照顾的监视也算是名正言顺,金木已经开始习惯他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欢迎出院。”终于,有马带着金木坐进CCG的专车,车子缓缓开动,驶向那不知名的未来和灾难。

好久没回归,突然回归也有点不习惯哈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静临和有金都是我很喜欢的cp,有金粮少,我只能自己慢慢产啦,还希望大家多多关照!

【静临】结局终将走向HD~

 

第一幕

    “您,就是这里的主人吗?”平和岛静雄有些紧张地捏住了和服袖子里的驱魔符,因为他感到了那人(妖)的存在。
    “嘛,谁知道呢,在下是折原临也哦,很荣幸可以遇见平和岛当家。”黑暗里传来轻快的笑声,仿佛带着蛊惑一般,静雄不禁冒出了冷汗。
    “果然是…妖物…”被黑暗吞没的最后一刻,有人抱住了他。

    “唉,”静雄叹息着起床,木质的房门被轻轻推开,临也探进来一个脑袋。
    “小静早上好~”静雄轻松地接住扑过来的人(妖),顺便揉了揉对方黑色的头发,毛茸茸的。
    “大早上的小心点啊。”静雄低下头,很自然的给了临也一个早安吻。
    “呐~小静~今天要吃什么呢?”得到小静甜蜜早安吻的临也恨不得长出一条尾巴来摇一摇,他开心地舔了舔带着小静气息的嘴角,好幸福呢~
    “当然是吃你。”两人一起滚到了床上。

    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,临也继续乖乖吃,午,饭。【早饭只有小静吃了】
    最近小静的气色不太好呢,临也有些担心地想。

   
午后
    “临也,平和岛幽来了。”波江站在门口提醒他。
    “哦?那还真是有趣呢。”临也笑笑,“小静刚走,他就来了。”
    踩上木屐,穿好纯黑色的和服,临也想了想,还是微微拉开领口,露出漂亮的锁骨以及小静留下的爱。痕。
    做完这些简单的准备,临也才出门迎接贵客。
   
    回溯,要开始了吗?

这一篇就写了好久的说…_(:_」∠)_…我会继续写的,这篇脑洞已经很久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啦~☆

【静临】结婚计划

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520551775?share=9105&fr=share

补上那篇肉。

【野神】论小野君生气的原因




    雨停了,神谷收起伞。
    飞驰过的汽车溅起水花,对面别墅的门终于被打开。
    “神谷君?”那人一抬起头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神谷。
    “小野君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神谷给对方一个淡淡的微笑。
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从三天前开始,小野君就一直在和自己冷战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
    两人都闭口不言,神谷有些沮丧,他有些猜不透晚辈的心思了。
    “小野君…一起去购物吧。”神谷选择打破沉默。
   
超市。
    两人看似亲密的走在一起,然而冷战一直在持续。
    “小野君,到底怎么了?”神谷忍不住出声,语气有些委屈。
    “唉…”许久过后,小野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两人结了账,一起走出超市。
    一路无言。
    不知不觉,神谷已经到家了,和小野说了再见后,也不管他是什么反应,神谷掏出钥匙准备进屋。
    手上突然传来的温度让神谷转过头,正对上小野的眼睛。
    “跟我一起回家吧。”小野把神谷拉进自己的怀里。
    “才不要……”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来,神谷有些别扭的推开小野。
    “……还是来我家吧。”神谷打开门,属于家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 晚上8:00。
    神谷穿好睡衣,走出浴室。
    “神谷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小野君坐在床上暧昧的笑着。
    白了他一眼,神谷慢慢的爬上床,在小野身边躺下。
    “这几天为什么闹脾气?”神谷有点儿炸毛的躲开小野的拥抱。
    “吃醋了。”小野坐正身体老实的回答,“你不应该背着我和新来的女同事走的那么近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”神谷有点无语,“她只是一个需要我帮助的后辈而已。”
    “我也是你的后辈啊,有什么区别么?”小野继续闹别扭。
    “我们当然是…情侣啦……”神谷有些脸红的说出这个真相,顺便被表示受到诱惑的小野偷了个香。
    “……”神谷摸了摸被亲过的位置,有点热热的,但是很舒服。
    室内忽然变得一片黑暗,小野关掉了床头灯,神谷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。
    “晚安,神谷君。”
   

全文完(^_^)

   

折原临也的印记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    “临也,最近流行一种叫‘真心话大冒险’的游戏呢,我要和赛尔提玩,就先拿你做一下实验好了。”
    “早都不流行了……”临也小声嘀咕着,“还有我才不要玩!”
    “啊啊,看在我是你唯一的朋友,不要这样嘛,临也,就当是为了人类的一己私欲啊!求你了,临也……”

十分钟后。
    两人面对面坐在桌子前。
    “快开始吧,情报贩子可是很忙的,而且我今天还没有去调戏小静呢~”临也对见不到小静这一件事表示不满。
    “安啦,安啦,你很快就会见到他的~”新罗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。
    当第一次转盘的指针指向临也的时候,其实他的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。
    “那我选大冒险吧~☆”临也不怕死的给自己下套。
    “嗯……我想想……不如你就去池袋大街上调戏静雄吧!”
    “好啊,求之不得~”临也有些兴奋。
    “不过,要按照我说的方法去调戏哦~”新罗阴笑中。

池袋大街上。
    临也悠闲的把手插在口袋里,依旧蹦蹦跳跳的,眼睛则在不停地寻找小静。
    “不就是出卖一下自己的节操嘛~没什么大不了的~”临也不断的自我安慰。
    “不过啊,这样的事早就在我的计划里了,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……”
    临也想了想,还是有些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:唇膏……
    “我一定要在小静的身上留下属于我的印记~☆”(○` 3′○)

   
    正走在街上的静雄不爽的打了个喷嚏。
    “临~也~又来池袋了啊!”静雄抬起头,看向对面那只正在试图往唇上抹什么的跳蚤。
    “啊……小静~好巧啊~在这儿都能遇到你~”临也干巴巴的说了一句。
    “你这家伙!”╰_╯
    “啊!不要啊!小静!”w(゚Д゚)w
    临也躲开贩卖机,抿了抿唇,悄悄的把唇膏收进左边的口袋里。
    “小静还真是讨厌~连一句话都不让人说……”临也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,噘着嘴看着静雄。
    “啊,烦死了,死跳蚤有话快说!”静雄皱起眉,这样的临也居然……很诱人?
    “新罗让我拜托小静一件事……”临也收起表情,一点一点的靠近静雄。
    “嗯?新罗?有什么事?难道……是赛尔提出事了?”静雄有些焦急地看着临也。
    “嗯,是啊,赛尔提说……”临也和静雄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在只剩下几步的路程后,临也猛然加速,身体向前靠。
    然后……由于有些重心不稳,临也果断的亲在了静雄可爱的下巴上。
    而且他还没忘了留下“啵”的一声。
    一秒。
    两秒。
    三秒。
    “啊啊啊!死跳蚤你都干了什么啊?!”静雄捂住自己带着临也红唇印的可怜的下巴,深深的震惊着。
    “嘿嘿嘿~☆别想擦掉这痕迹哦~☆这可是我让新罗特制的限量版唇膏哦~☆三天不掉~☆”
    “你去屎吧,临也啊!”┻━┻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    “才不要~人家还要一直和小静在一起呢~”
    于是,池袋著名的秀恩爱彻底开始了。

不远处的墙角。(新罗你就这么喜欢偷窥么)
    “真是太过分了,临也君~怎么可以拿人家的亲亲赛尔提开玩笑呢……”新罗撇撇嘴。
    “不过……真是太好了呢~”ヾ( ̄▽ ̄)~
   
    又是恩爱的一天。

全文完~☆(^_^)

   

同桌爱


此篇为静临同桌设定,临时脑洞,轻喷……


    四月的风总是很舒服,如果旁边不是坐着这个家伙的话……静雄咬着牙,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同桌,那个名字总是挂在成绩单榜首,好学生中的好学生,折原临也。
    为什么自己这个超级学渣会坐在超级学霸的身边呢?而且还是个性格非常恶劣并且异常扭曲的学霸……
    看着身旁专心听讲的人,静雄只觉得心中一阵烦躁,非要让他也走一回神不可!
    静雄伸出手,从下面不动声色的握住了临也的手。
    啊,真是舒服呢,静雄的生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,要是这双手一直由我握着,那该多好?
    摇了摇头,静雄抛开这个问题,反正现在不是正被我握着么。
    缓缓加重手上的力度,静雄果然看到了临也微皱起的眉,只见他慢慢转过脸,稍有些不悦的眼睛望着静雄。
    “怎么了,小静,上课不要欲求不满啦~”临也压低声音,用另一只手拍了拍静雄的手。
    然后,好学生临也当然是继续听课啦。
    居然又不理我了……静雄小朋友感到了强烈的不满,临~也~啊~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!
    一边这样想着,静雄也在不知不觉间捏紧了临也无辜的右手……
    “唉~”只听临也突然叹了口气,再次转过头,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眼静雄。
    这突然之间的反转,让静雄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,他抬起头,只看到了班主任冰冷的眼神。
    “平和岛静雄,你来回答这个问题!”
    “再见啦,小静……”临也用口型说完了这句话后的十秒内,我们可怜又可爱的静雄小朋友就第无数次的又被请出了门外,理由是:上课不认真听讲,并且调戏男同桌~☆

全文完,今天我也一样爱着静临哦~☆
(^_^)

楼上到底有什么?


   “好了,今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!”临也有些疲倦的靠在转椅上。
    “既然这样,那我也要下班了。”波江依旧面无表情的瞪了自家老板一眼,拿好皮包,转身离开。
    楼上忽然传来“咚”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重物掉在地上了。
    波江停住,转身看向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老板。
    “楼上有什么?”
    “啊,没什么啦,亲戚养的大型犬托我给照顾几天,就是这样。”临也扭开头,尽量不去看秘书那张死人脸。
    “呵,你这种人还能有亲戚托你养狗?”波江严重不相信外加开启嘲讽模式。
    “好啦,快走吧,你弟弟还在等你呢~☆”临也露出有些无辜的笑容。
    听到“弟弟”这个词,波江立刻毫不犹豫的下班。
    听到关门的声音,临也才松了口气的站起来。
    “女人真是不好惹的生物啊~☆”

    临也拉开办公室的门,走出去,上锁,然后向楼上走去。
    转开门锁,临也走进这个奢华的,和他楼下的办公室有着天壤之别的屋子。
    他推开最里面的房间,粉色的大床上躺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。
    听到开门声,平和岛静雄缓缓坐起身,头上的两只耳朵动了几下。
    “小静,晚上好啊。”临也小心地绕过地上被某只大型犬摔碎的昂贵花瓶。
    “怎么,心情不好吗?”临也俯下身温柔的望着他。
    “有一点……”静雄有些不满地嘟囔着,他伸出手,缓缓的勾住临也的脖子。
    “有一点想你了……”静雄稍微抬起头,唇和临也的唇碰到一起。
    临也按住他的头,加深了这个吻。
    “…今天…小静意外的主动呢……”临也松开静雄,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    “才不是……”静雄有些别扭的低下头,侧脸红红的。
    “嘛,工作了一天好累,小静静去给我做饭吧,我饿了~☆”临也迅速转移话题。
    “不要……”静雄脸红着抬起头。
    “饿了……就吃我吧……”

全文完,来自只会写段子的我的悲伤……
~(>_<)~

折纪甜文

   

    “沙树…对不起…都怪我…才会让你受伤…”纪田正臣低着头,微长的的刘海儿遮住了他的脸。
    “一点诚意都没有哦,正臣君。”病床上的三岛沙树对着有些不解的少年温柔的笑。
    “其实,你只是在意临也先生会怪你吧,毕竟我只是他托付给你的累赘。”少女把头靠在床头上。
    “你根本一点儿也不关心我,你只是通过我在接近临也先生。”沙树扭过头,看着玻璃上反射出的纪田正臣的身影。
    “我说的对吧,正臣。”

“哈啊…哈啊……”少年独自一人飞快地在街道上奔跑,夜色依旧深得迷人。这样的夜晚,不禁又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夜。

    路灯下坐着形单影只的纪田正臣,如今真正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父母终于离开了他。
    “啊,你叫纪田正臣吧。”宛如鬼魅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。
    “是的……”正臣抬起头,注视着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。
    “令尊生前把你托付给了折原家……”临也特意加重了“生前”这个词,果然看到了纪田正臣眼中一闪而逝的悲伤。
    果然,再成熟也只是一个孩子呢。
    “然后我就是来收养你的人。”临也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,顺便伸手把纪田正臣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    “不过……作为回报,你要帮我办事哦~☆”

    几年前的记忆还清晰的回荡在脑海,纪田正臣深吸了口气,正要伸手去敲门,门却自己开了。
    门内外的两人均是一愣,折原临也第一个反应过来,立刻露出了平时的笑容。
    “真是好久不见啊~☆小正臣~☆”某人看起来莫名的开心。
    “啊,是啊,一直都没时间来看你……”正臣有些颓废的低下头,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忘了正事。
    “要喝点什么吗?”临也穿着一身黑色家居服,脸上的笑容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温柔。
    “嗯,不用了……我来就是想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。”正臣坐到临也办公室柔软的沙发里,第一次直视临也好看的红眸。
    “唉?意外的正经呢~☆那小正臣就说吧~☆”
    “我…想和临也先生正式的交往…”正臣还是有些羞涩,但他已经不打算逃避自己的感情了。
    “还真是遗憾呢~☆”过了一会儿,某人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 在纪田有些疑惑的注视下,临也缓缓的开口。
    “我居然在快老了的时候才有幸听到小正臣你的告白呢~☆”某人表示极度不满。
    “唉?难道临也先生早就察觉到了……”
    “不过,我很荣幸哦,也算是不枉此生了~☆”
     临也慢慢的走到沙发前,俯下身,用双臂把正臣困在沙发里。
    “小正臣可是第一个被我‘沙发咚’的人类哦~☆”临也的红眸里满是笑意。
    “所以,今后也只有我一个人能这样做哦~☆”
    临也伸出手,把有些害羞的正臣拉进怀里,然后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的头上。
    “开始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吧,小正臣~☆”

    全文完。。。
    (^_^)

跳蚤(日常)

   

    “啊,真是讨厌呢,草履虫小静又去工作了~☆”在街边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,一只跳蚤有些不满的自言自语。
    “不过啊,小静那个单细胞生物还真是厉害啊,每次都能看破我的真身︶︿︶”跳蚤小小的身体在闪了几次光后,慢慢变成了一个黑发男人。
    某人活动活动有些僵硬身体,然后挑起眼角加嘴角,红眸衬的他整个人散发出妖孽的气息。
    不过这种气息在一秒之内已被本人打断。
    “小静静~☆我来啦~☆”衣角上的毛边随着男人的跳跃而不断飞舞着,以此来显示着主人的兴奋。
   
    “啧。”走在街上的平和岛静雄突然停了下来,只见他使劲地揉了揉鼻子,然后呆萌的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    “死跳蚤又来池袋了!”
    话音刚落,静雄的身体便条件反射的接住了另一个有些轻飘飘的身体,随之扑面而来的还有专属平和岛静雄的浓浓的“跳蚤味”。
    “小静,我好想你~☆”某只跳蚤扑进池袋最强的怀里,然后挂在他身上狠狠的嗅来嗅去,大衣上的毛边直接和静雄的脸颊来了个亲密接触,痒痒的,但是暖暖的。
    “真是太棒了,满满的全都是小静的味道~☆好幸福~☆”某人继续挂在静雄的身上,不愿意下来。
    “你这跳蚤!”静雄有些无奈的皱皱眉,在周围人早就石化的目光中缓缓的反抱住了怀里有些瘦小的人。
   
    “真是太不注意休息了,都这么瘦了,累坏身体怎么办?”
    回新宿的路上,临也舒服的趴在草履虫小静的身上,听见静雄有些心疼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 “唔~☆我可是有注意好好休息哦~☆”临也亲了亲静雄的侧脸。
    “我可是很听话的哦~☆”
    即使不回头,静雄也可以想象出此时恋人的表情,那种带着一点骄傲又可爱的表情。
    怎么办?好想现在就咬一口。这样想着,草履虫小静的身体却已经做出了行动。
    他把护着临也臀部的手向上提了提,直到视野中可以稍微看到他的脸,静雄回过头,和临也的唇贴在一起,然后他轻轻咬了咬某只跳蚤。
    “这是惩罚。”

唔~☆终于写完了,喜欢的就给个赞吧~☆我会像临也一样,一直爱着所有人哦~☆(^_^)